硅谷最牛招聘专家:曾为谷歌佩奇和布林猎头

[摘要]里奇是个十分友好但又平平无奇的人,但这位47岁的猎头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联系能力。

硅谷最牛招聘专家:曾为谷歌佩奇和布林猎头

 当进入到贾娜•里奇(Jana Rich)的办公室时,我有种进入心理治疗师办公室的感觉。她俯身坐在轻木会议桌的对面,紧握着双手问我:为何你要背井离乡来这里工作?你真正想要什么?你还有其他梦想吗?偶尔她会打断我的话,在测试我讲故事的能力的同时,还在尽可能地挖掘事实。这让人仿佛感觉到另一个宇宙中的里奇,想象她可能曾获得临床医学博士学位。

但实际上,里奇是硅谷最顶级的猎头之一,许多科技界名人都曾进入她的客户名单。我问她:“那些常被人提及的名流中,你最喜欢谁?”她回答说是雪莉•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,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、谷歌(微博)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、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)。
在里奇的客户名单中,包括许多科技界许多著名人物,比如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创始人杰克•多西(Jack Dorsey)、Twitter CEO迪克•科斯特洛(Dick Costolo)、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•佩奇(Larry Page)与谢尔盖•布林(Sergey Brin)等,其他公司客户包括Dropbox、Uber以及Eventbrite等。
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马特•奥博哈特(Matt Oberhardt)说,由于这些大公司不愿意对初创企业界挖掘太深,这就为里奇这样的人留下了丰富的开放市场,并能够获得高额报酬。比如在第一次科技热潮时期,猎头公司Heidrick & Struggles曾购入谷歌股票,作为为其寻找新董事长的协议条件,他们找到了埃里克•施密特(Eric Schmidt)。谷歌于2014年上市时,Heidrick & Struggles卖掉了谷歌股票,净收入1.28亿美元。
无需惊讶,当时里奇的Rich Talent Group想要尽可能地公平收费,为此她受到初创企业客户的欢迎。在这些发展速度惊人、估值极高的公司中,里奇获得的评价也很高,她被称为圈内的内部人士。
里奇是个十分友好但又平平无奇的人,但这位47岁的猎头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联系能力。她解释称,自己的工作是“煽情的”,她不是要寻找编码天才,而是寻找那些魅力四射、面向公众的公司高管,包括首席执行官、营销主管、公共关系主管、人力资源主管等。从个人角度来说,里奇是专业的,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,有着一头褐色头发。
当我们聊天时,里奇一直穿着长外套。她团队中的一名年轻成员总在附近徘徊,似乎等待跳出来指出我问错的地方。里奇的”煽情工作”拥有极大的市场,猎头顾问协会统计显示,其全球行业价值高达110亿美元。猎头顾问协会总裁彼得·费利克斯(Peter Felix)解释称,这个行业依赖于富有的客户,得益于科技的繁荣。
每天,作为旧金山Rich Talent Group的唯一合伙人,里奇要利用那些类似精神分析式的问题,应对雄心勃勃、意图获得更高职位的人,同时还要满足日益壮大的公司各种苛刻的要求。里奇说:“有时候,创始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真的想要什么,他们以为自己知道,但实际上那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。”
以Twitter上的著名人物多西和科斯特洛为例,他们曾去向她求助,因为不知道如何雇佣营销人员,产品经理亦或是公关高手?里奇帮助他们理清思路 ,她认为需要雇佣什么样的人不是他们几个能决定的,而是由公司本身决定。眼镜电商品牌Warby Parker首席执行官尼尔•布卢门撒尔(Neil Blumenthal),也来向里奇求助。对于布卢门撒尔来说,里奇是那种隐身于幕后的教练,也是很好的“安全毯”。
里奇的工作可为创业者带来巨大好处,但她不是免费的。里奇的利润很高,因为其“煽情”收费也很高。但招聘专家称,与大多数猎头公司相比,里奇的收费已经算是很便宜。她的团队很小,开支也少。一般来说,招聘人员可以领取定金,也可以领取未来被招聘者第一年薪资的1/3(猎头也会参加薪资谈判)。里奇说,她遵循规矩,不会告诉我她赚多少钱,但她承认盈利很高。
当然,里奇也需要承担风险。猎头只是硅谷许多外围产业之一。如果科技热潮持续,里奇和其他人将可继续保持丰厚利润。可是如果科技不再繁荣,里奇的业务就会崩溃。在金融危机之后,次一级的人力资源专家一直在困境中挣扎。费利克斯说:“许多猎头公司认为高科技业风险太大,不愿意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。”里奇也有一些竞争者,比如猎头公司Daversa Partners、里奇的老东家Russell Reynolds等。
在与其他企业家合作时,许多企业家都假充内行。幸运的是,旧金山是怪人、极客以及书呆子的圣地。最新从局外人变成圈内人的乔纳森•米尔登霍尔(Jonathan Mildenhall)已经成为Airbnb的新首席营销官,里奇称他是最令人激动的替代者。米尔登霍尔不再是局外人,他从可口可乐跳槽到Airbnb。但仔细看看,他似乎非常合适现在的职位。他从现有公司跳到初创公司,从亚特兰大来到旧金山。他是个非洲裔同性恋,他想去美国左海岸,而里奇非常了解这种渴望。
里奇渴望自己独自出击,这可能被恰当地描述为pebble-in-shoe综合症,以此证明自己遭到遗弃的感觉。Warby Parker的布卢门撒尔说:“每个人都希望能找到自己的独角兽,而她就是理想的独角兽猎人。”布卢门撒尔还雇请里奇担任公司的人力资源副总裁。他说:“她几乎熟悉每个人。而有时候,即使创始人自己都不了解他们想要什么……”
这一点更为重要,特别是在充满金钱和机遇的领域。从旧金山到奥克兰再到圣何塞,许多地方的经济炙热程度都在升温。记得历史上最伟大的科技热潮,最疯狂的创业活动吗?从圣克拉拉县到旧金山各县的就业增长数字可以看出,硅谷正回到那个状态,甚至还在超越第一轮科技热潮。根据国家风险资本协会统计,硅谷大约有170亿美元风险资本,而纽约只有39亿美元。
在从事全球高管搜寻和评估的罗盛咨询公司,“局外人”意味着更喜欢初创企业。在斯坦福商学院,“局外人”意味着一群自称为“诗人”的人,他们通常在数学考试后于校园中嚎哭。但在那之前,“局外人”专指缅因州挪威镇森林地带的一个家伙。那里是里奇长大的地方,她被银行出纳员母亲和机械师父亲收养,她总是认为自己是不同的。
今天,里奇已经结婚5年,并有18个志趣相投的伙伴,比如通讯主管吉尔•纳什(Jill Nash)。纳什是里奇作为资深招聘人员找到的第一个高管。她说:“最初,当我看到她时,我以为他是乡村俱乐部的保守共和党人。”
坐在办公室中,里奇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家,位于旧金山Presidio公园的白色木屋式建筑。房间的阳台正对着金门大桥和马的雕塑。里奇称:“如果你遇到糟糕的一天,你只需要对马讲述,就会感觉好一些。”里奇的办公室很美,看起来就像雅致休闲的夏令营。
里奇真正的优势不是从业多年的经验,不是她的传奇履历,也不是时尚的“局外人”标签。而是企业家在与其他企业家合作时,总会展现出的假充内行。他们只想要更少的律师,更快的行动,更快节奏的经济。这意味着,里奇几乎没有其他选择:与初创企业合作,你最终也要创建企业。(风帆)

 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